智能时代:人工智能、超级计算与网络安全

关键词:  日期:2018-10-10 13:39:18  点击量:971

我们正生活在人工智能革命风口

人机融合:超人类智能时代

人工智能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事件

人工智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和万物之间的交流

人工智能是未来10年最重要的技术革命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互联网的余波未散,另一个“技术英豪”——人工智能则在全世界如火如荼的“跑马圈地”,迅速跻身技术创新的第一梯队,以极其野蛮的生长方式挑战着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类。柯洁的落败、李世石的失守及电竞DOTA的最强选手Dendi的败北,无不在炫耀着它的功力,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作为一位智能“专家”,人工智能开始陆续渗透到商业运营、能源供给以及工作生活等多个领域,以高效精准的华丽“姿态”,掀起了一场“智能”风暴,继蒸汽时代和电力时代之后,再次将人类和社会的发展推到了高峰。GartnerIT2015年高管峰会预测,人类将在2020年迎来智能大爆炸;“互联网预言家”凯文·凯提出,人工智能将是未来20年最重要的技术;而著名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更预言,2030年,人类将成为混合式机器人,进入进化的新阶段。毫无疑问,人工智能作为新时代的技术新兴,已经带领了人类社会进入全新的时代奇点,开始缔造一个全新的时代——智能时代!

一项创新技术的发明成立,必将为社会带来一场大变革。毫无疑问,经历60余载打磨至今的人工智能便是这项“颠覆式”技术,作为当红技术“大生”,人工智能与社会的深度融合,必将引发一场智能革命。但是,“革命”的方式是“暴力”的,蒸汽机和发电机的“前车之鉴”,早已经让“革命”过程触目惊心,虽然两者的引入带来了高效率的生产方式,解放人类的劳动力,但是技术的革新也引发了一场“社会大地震”,环境污染、政治动荡、战争不断、失业无业均让人类彷徨未来,恐惧当下。而人工智能与两位前辈相比,则有过之而无不及。蒸汽机和发电机是“机械变革”,无论从使用角度还是控制角度而言,都仍然处于“原始人”的阶段即必须依靠人类操作和自然资源来进行生产,其技术的改进和创新都受制于人类的知识水平和自然资源的丰富与否。而人工智能则不同,首先人工智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机械属性”,基本不受制于物理限制;其次,在互联网的大连接下,大量数据持续不断的产生,人类社会变成了数据“永动机”,为这位“智能专家”提供了无限的动能和资源;有了这两点作为基础,人工智能的优越性已经不言而喻,那接下来便是其阴暗面的展现——超人工智能。就目前的人工智能应用而言,都只是处在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之间,在控制机器生产,预测发展趋势,出具简易报告等方面已经一定的生产经验,虽然距离人类水平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正是这“轻微”的崭露头角,便能造成巨大的社会动荡,社会失业的问题热度已经烫到了各国政府的嗓子眼上。相比而言,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真正的恐怖是来自人工智能的无限自主学习。与人类成长相比,人工智能的“先天优势”让其能够从海量的大数据中不断的汲取养分,其成长速度是人类的百倍、万倍不止,一旦如《机械公敌》或是《机械姬》的智能载体具备了自主意识,对人类设定的指令或指标产生歧义甚至是敌意,所造成的后果也是难以想象的。为此,关于人工智能威胁与否的问题,已经引得无数企业掌门人和著名学者“尽折腰”。无论是商界大佬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或是李开复,还是著名学者霍金,都从自身的角度阐述了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影响。至今为止,仍然无法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其实人工智能“逆袭”人类早已经不是什么天方夜谭,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从时间角度和人工智能的发展的角度而言,人工智能仍然处于初始阶段,在短时间内还是处于人类的控制之中。虽然具备“超智”的能力,但是若然控制得到,人工智能就会如《钢铁侠》中的人工智能贾维斯一般,成为主人公托尼的“好搭档”,甚至在《复仇者联盟》中成为“智能英雄”——幻视,拯救人类自身。简而言之,人工智能的发展需要一个“度”,一个由三大因子连接融合产生的稳定“三角”。人工智能便是其一,而另外两个便是超级计算和网络安全。即智能时代=人工智能+超级计算+网络安全。

在前文,我们已经提到,数据是当今社会的“黄金石油”,亦是人工智能的源动力和前身。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工业互联网和企业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与应用,数据的体量正以N次方的蝶变扩大,其承载体——计算机,已经无法承载如此大量的数据。吴军博士曾言:“众多的智能问题将变为数据问题”。的确,他的这句话可谓一语中的,撇开人工智能的威胁论,人工智能的本质便是大数据的处理、分析与挖掘,若是大数据处理不得当,那么人工智能的发展便无从谈起。因此,必须拥有一个大数据处理的终极载体——超级计算。超级计算是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技术核心,只要拥有了超级计算,再惊人的数据体量,都会被其迅速“消化”,并可以数据结构和数据模型的形式,从中解构出一系列高价值的数据结论。可以说,超级计算是人工智能的起点亦是终点,没有超级计算的基础,也就没有人工智能的成长与存在。超级计算的应用领域极广,普通的应用领域就不由多说,其模拟预测的能力则是未来关注的重点。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场战役或是模拟核爆、建筑建造的全过程都可以通过超级计算轻松实现,论结果如何,虽不会万分精确,但也是十之八九。再加上AI 的引入,智能超算必将在未来大放异彩。

但是,必须明确的是,人工智能+超级计算的发展使得个人隐私和企业商业秘密的泄露,亦或是股票走势被完全预测,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更有甚者两大技术被应用于研发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可以说人工智能+超级计算的“超智”组合,对于那些没有能力使用人工智能或者这些超人类的控制力的人和组织来说是不公平的,也是灾难性的。因此,通过强化网络安全来加以限制和保护式的发展。现在网络泛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以汽车为例,汽车可能在各种场合接入各种wifi。比如说特斯拉,它除了接入wifi,在国内还能接入联通的3G/4G网络。其本身可能就有多个网络的接口。在万物互联的大背景下,网络泛化已经目前网络安全要面对的一个新的挑战。随着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连接入网,客观上扩大了潜在的攻击点。这是人工智能时代网络安全最大的矛盾,大数据、人工智能相关技术的运用可能成为被攻击点。同时,这些新技术也能作为新的网络安全防御手段。在整个网络安全的领域来说,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相关技术的应用还是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就大范围的应用来说,机器学习已经是很多领域常用的方法,但它在网络安全这块,比如判定网络攻击的种类时,准确率还可以进一步提升,甚至在应用程度上有极大的发展潜力。除此之外,网络安全还从制度和伦理角度为人工智能的“保护式发展”提供了依据。人工智能说到底,除数据自主处理之外,现阶段人工智能仍然需要我们的IT精英通过编程和设置算法语句,才能执行自主“智能任务”。因此,人工智能的“威胁”论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类自身造成的,就如今年5月的WannaCry病毒、6月的Petya病毒、7月的CopyCat病毒以及臭名昭著的“勒索”病毒都不是自我产生的,始作俑者均是HACK精英的“得意之作”。因此,网络安全的AI化是未来网络安全转型的必然趋势,亦是限制、追击及消灭潜在“智能危机”的必要手段。网络安全的强大势必会让人工智能和超级计算走上有序的发展道路,真正做到服务于人,造福于社会,为智能时代的开启和迭代注入最强DNA!

 

作者介绍:

余来文,江西财经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博士生导师、创业导师、野文投资董事长、文字传媒董事长,《商业智慧评论》和《创业管理评论》出品人,并任江西财经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江西理工大学、香港公开大学、南方城市大学、亚洲城市大学等外聘MBA课程教授或创业导师。曾在海王集团、远望谷股份、飞尚集团等公司工作,历任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务,为大洁王集团、南华西集团、铜川矿务局、陕西煤业集团等公司提供管理咨询。先后在《管理科学》、《北大商业评论》、《销售与管理》、《中国经营报》、《CHINA DAILY》以及人大报刊复印资料转载等杂志报纸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智能革命:人工智能、万物互联与数据应用》《智能时代:人工智能、超级计算与网络安全》《分享经济:网红、社群与共享》《共享经济:下一个风口》《互联网+:商业模式颠覆与重塑》《商业模式创新》、《互联网思维2.0:物联网、云计算与大数据》《企业商业模式:互联网思维的颠覆与重塑》《互联网金融》《MBA论文写作与研究方法》《企业资本运营理论与应用》《企业商业模式理论与应用》、《企业商业模式运营与管理》等30多本专著或编著。

 

林晓伟,江西财经大学管理学博士,现为闽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福建省“新世纪”人才。先后在《系统管理学报》《经济管理》《国际贸易》《当代财经》《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央财经大学学报》《现代管理科学》等国内核心刊物发表论文20余篇,出版专著1部,参与编写《智能时代:人工智能、超级计算与网络安全》《电子商务:分享、跨界与电商的融合》《互联网思维2.0:物联网、云计算与大数据》《企业商业模式运营与管理》《物流学》《财务管理》和《会计学》等教材。主持福建省级课题4项,先后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省部级以上课题9项,参与诏安县农业和扶贫“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物流与供应链管理、产业互联网、企业商业模式。


立即购买

版權所有 深圳市文字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0-2020 www.caik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15361号